首页 新闻资讯 清芬报

小议“清华人精神” 2018-11-29 |

清华大学自1911年始建以来,在救亡图存的纷飞炮火中、在新中国蓬勃发展时、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、在新时代伟大征程上,历尽千帆、自强不息,为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付出了不懈的努力、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在这厚重历史积淀的过程中,集诸多美好特质的“清华人精神”得以孕育萌发,并不断传承和发扬。

“清华人精神”是什么?众说纷纭、见仁见智。在2001年清华九十周年校庆之际,就曾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讨论,但也未有确切定论。而对“清华人精神”的总结,更是极少见诸报端。在此,笔者通过研究校史并结合在校多年的学习和工作经历,将“清华人精神”作个人角度的理解概括。

笔者于“清华人精神”之所见,可总结为如下四十八字: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;爱国奉献,追求卓越;人文日新,行胜于言;刚毅坚卓,健康体魄;求真务实,团结协作;独立精神,自由思想。

2.jpg

一、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

1914年11月,梁启超在清华发表题为《君子》的著名演讲,在这场演讲中,他以《周易》中乾、坤两卦的象辞——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与“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激励学子。后来,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被概括成清华大学的校训。从庚子赔款的耻辱历史,到抗日战争的危急存亡时刻,再到建国以后的百废待兴,清华大学自建校之初便已激发起来的“自强不息”精神,贯穿于整个清华历史。

“厚德载物”要求清华人具有如大地般博大与宽厚的胸怀。著名哲学家张岱年先生认为,清华校训的内涵高度概括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,“厚德载物是一种宽容的思想,对不同意见持一种宽容的态度”。前有西南联大时期“兼容并包、团结协作”的历史精神传承,后有“中西融汇、古今贯通、文理渗透”的当代办学风格。祖国大地上学术争鸣、百家齐放,清华大学总以一种厚重的姿态推动历史车轮的前行,这也充分体现了清华人“厚德载物”之精神。

二、爱国奉献,追求卓越

爱国奉献与追求卓越,是清华大学的优良传统之一。“五四”运动中,高等科二年级学生闻一多连夜抄录了岳飞的《满江红》直抒胸臆,广大清华学子更是早早集合起来浩浩荡荡向城中进发。当日寇铁蹄进犯华北,时任中共清华大学党支部书记、北平市西郊区党委委员的蒋南翔发出代表广大清华学子心声的呐喊——“华北之大,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”。“一二·九”运动爆发时,来自清华大学、东北大学等校的数千名学生举行抗日救国示威游行,反对华北自治,反抗日本帝国主义,要求保全中国领土的完整,掀起全国抗日救国新高潮。新中国成立后,面对帝国主义的核讹诈,一大批清华校友奔赴环境艰苦的沙漠戈壁,将自己青春年华奉献给我国“两弹一星”的研制。受到国家表彰的23位“两弹一星”功勋科学家中,来自清华的更是占14位之多。王淦昌先生在接受研制原子弹任务时那句“我愿以身许国”,便是清华人爱国奉献精神极佳的注脚。

追求卓越,亦是重要的清华人精神之一。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,耻不如人的清华学子,纷纷奔赴当时的发达国家进行苦心钻研与学习。正是因为有着追求卓越的精神,清华涌现出叶企孙、顾毓琇、陈岱孙、陈省身、钱钟书、钱学森、钱三强、钱伟长等多位大师,为国家富强和民族崛起作了巨大的贡献,这便是清华人追求卓越、精益求精的缩影。

三、人文日新,行胜于言

在清华大礼堂的南墙上,高悬着一块书有“人文日新”四个大字的牌匾。“日新”二字源自《大学》:“汤之盘铭曰,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”这四字的寓意是不能因循守旧、墨守成规,而要革故鼎新、勇于探索。实际上,人文日新、追求创新的精神,早已在清华人心中打下深深烙印,并化为勤于突破、创造新知的实际行动。2018年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编纂《中国大学评价》,在以创新性论文、专利、奖项为主要指标的北京市大学创新能力排行榜中,清华大学高居第一。清华一直致力于推进创意、创新、创业“三创”融合的高层次创新创业教育,并由经济管理学院等14个院系联合共建了跨学科跨专业、促进融会贯通的三创教育平台,激发和培养学生的首创精神、企业家精神和创新创业能力。从2013年4月至今短短几年的时间,清华的学生和校友先后有逾万人次参与各类创意、创新、创业学习和实践活动。

清华园碑文众多,其中位于大礼堂、清华学堂环区最南端,由1920级校友捐赠的日晷甚为有名。日晷上刻有“行胜于言”四个大字。“行胜于言”由梅贻琦校长提出,是清华人重视实干的体现,朱自清先生也曾说过“清华的精神是实干”。“行成于思,行胜于言”,不是不言,而是“言必信,行必果”,亦是“言必求实,以行证言”,这也是清华人奉行的准则。

四、刚毅坚卓,健康体魄

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,清华、北大、南开三校被迫迁往昆明,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,后定校训为“刚毅坚卓”。清华人在西南联大中可谓超过半壁江山,据1938年数据统计,西南联大中清华、北大、南开三校的旧生共814人,其中清华学生412人;教职员有434人,其中清华教职员200多人。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任常务委员会主席,主持校务。西南联大办学条件极其艰苦,教室多为低矮简陋、马口铁作顶的茅草房,一到下雨天,屋顶上叮当作响,让人听不清老师讲课的声音。那个年代,社会动荡、物价飞涨,教授们还要想方设法、靠卖衣卖字来维持生计。更为严重的是日军的轰炸,这甚至让师生“跑警报”成为家常便饭。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西南联大培养出了诸多国家栋梁。八年时间中,联大培养有8000多名学生,毕业的学生有2500多名,其中不乏有杨振宁、李政道、华罗庚、邓稼先、黄宏嘉等等各界巨擘。在首批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,原西南联大的师生更是几乎占了一半。这堪称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史奇迹的“联大现象”,正是“刚毅坚卓”之精神的体现。“刚毅坚卓”四字,内涵深刻。稽康曾云:“刚肠嫉恶,轻肆直方”;《晋书·苻坚载记》:“谨重严毅,气度雄远”;王勃《滕王阁序》: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;《后汉书·祭遵传》:“卓如日月”。“刚毅坚卓”集中体现了清华人铮铮铁骨、强健君子之精神。

重视体育、强健体魄亦为清华人的优良传统。蒋南翔先生曾在清华大学担任校长十四年,他非常重视学校体育工作,关心体育教师的培养和队伍建设,中国第一位体育教授马约翰即是最著名的代表之一。他们培养了清华师生热爱体育锻炼的风气,树立了清华大学良好的体育传统。直到1966年逝世,马约翰教授在清华大学工作了52年,为清华的体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,亲身践行了“争取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”。进入新世纪,清华学子又提出“无体育,不清华”的响亮口号,重视体育、健康体魄已然成为清华人精神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五、求真务实,团结协作

求真务实是清华学子的优良作风。以清华大学历史为背景题材的电影《无问西东》借吴岭澜这一人物描述了清华人对“真实”的思考,当擅长文科的吴岭澜随波逐流念了并不擅长的实科,梅贻琦校长告诉他要追求真实,才能“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不懊悔、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”,在适合自己、充满兴趣的领域更能有所建树。遵从本心、实事求是、追求真实,这也是清华人精神的重要体现。蒋南翔校长也非常重视求真务实之作风,他大力提倡“不唯上、不唯书、只唯实”,学习借鉴亦要有批判的精神。清华人一直以来都秉承求真务实的优良作风,致力于探索科学前沿,参与到祖国重大科研项目和工程建设之中。

清华人精神的另一重要体现是团结协作。清华人富有集体精神,清华人之间的师生之情、同窗之谊,不论在校还是离校,都不断延续并持续深化。在校领导和广大校友的支持下,清华校友会各级组织广泛联络校友,推动各类校友组织建设。至2014年底,建立各年级校友召集人组织、理事会六十余个;海内外校友会组织196个,覆盖国外14个国家和国内31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、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台湾地区。本着“集心”“集力”“集智”“集资”的原则,校友会为广大校友回馈母校、支持学校发展提供坚实的平台。

六、独立精神,自由思想

1929年,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陈寅恪在《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》中的结尾处写道:“惟此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,历千万祀,与天壤而同久,共三光而永光。”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是陈寅恪对王国维的极高评价,也是其自身坚守一生的准则。他曾暂居香港任香港大学客座教授兼中文系主任,1941年日本人占领香港后,他立即辞职闲居。日本当局持重金委托他办东方文学院,他坚决拒绝,正是其坚持生平恪守的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明证。陈寅恪先生作为清华大学“国学四大导师”,其思想对清华人也产生了重要影响,独立精神、自由思想也一直是清华人为之努力、不懈追求的目标。陈先生曾说:“没有自由思想,没有独立精神,即不能发扬真理,即不能研究学术。”胡锦涛老学长在清华大学建校百周年纪念大会上也曾讲到“鼓励独立思考、自由探索、勇于创新”的教育追求。清华人应该继续发扬这种精神,在学术、社会各个层面作出建树,为将清华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而不懈奋斗。

3.jpg

七、结语

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如同笔者所言,众家于“清华人精神”的理解是各有侧重的,但是无论如何,清华人总是怀着对种种美好精神与品质的追求,以内心的坚守,奉献在祖国的各方面事业中。习近平总书记在祝贺清华大学建校105周年的贺信中指出:办好高等教育,事关国家发展、事关民族未来。我国高等教育要紧紧围绕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源源不断培养大批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。清华人精神是所有清华人共同的财富,新时代的清华人必将秉承这些精神,坚持正确方向,为祖国、为社会、为人民,作出新的、更大的贡献。(杨瑞东、田润东)